陈龙:数字普惠金融,为何成为G20重要议题

 实现包容性增长,普惠金融非常重要

◆ 一个涉及20亿人的金融服务缺口:世界银行估算,2014年仍有20亿成年人无法享受到最基础的金融服务。

◆ 中国高度重视:央行副行长易纲日前在G20杭州峰会新闻中心表示:普惠金融具有包容性,一直受到中国的高度重视,其有助于边远地区、农村百姓和低收入群众得到基本的金融服务,促进社会公平,有效支持经济增长。

◆ 研究制定文件提交G20峰会:中国接任G20主席国后,和各国加强了对普惠金融的讨论,共同制定了《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》为各国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指引,该文件将提交本次G20杭州峰会审议 通过后,各国自愿制定国别计划,以实际行动落实普惠金融。

◆ 《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》主要内容:包括8项内容、66项行动建议,如倡导数字技术、把握好创新和风险之间的关系、建立数字普惠金融法律和监管框架、扩大数字金融服务基础设施,特别重视保护消费者权益、加强金融知识普及等。

◆ 何谓普惠金融:该概念2005年由联合国提出,指以可负担的成本,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、有效的金融服务,小微企业、农民、城镇低收入人群等是其重点服务对象。


 

  • 发展普惠金融之于当前经济有何意义?

  • 为何要强调数字普惠金融的重要性?

  • 发展普惠金融当前面临哪些问题?

  • 如何应对挑战?

  • 政府该扮演怎样的角色?

     

就上述问题,《瞭望》专访了资深的金融研究者、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先生

 

瞭望:普惠金融之于当前中国经济的意义是什么?

陈龙: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,增长动力开始从投资驱动向消费拉动转换。当增长主要靠投资驱动时,金融服务的重点肯定是大企业,因为融资成本较低,相对而言对包容性经济和普惠金融则关注较少。

但当增长模式从投资驱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变后,能够为所有消费者、所有企业,特别是无数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就变得非常重要,这成为未来中国金融发展一个非常大的风口,因为这正是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所需要的金融服务。

 

▲中国经济已换档进入“新常态

 

诺贝尔获得者约翰·希克斯教授说过,工业革命不得不等待金融革命。经历增长动力转换的中国经济,恰恰需要那些能够为所有消费者、所有具有小型化、专业化、丰富化特点的小微企业提供的普惠型金融、大众型金融、消费型金融,这,就是中国发展到今天所需要的金融。

 

瞭望:请您具体介绍一下普惠金融的内涵。

陈龙:普惠金融首先要讨论什么是“好的”普惠金融,在这个问题上,全世界越来越形成共识,即好的普惠金融,要有四个维度:

一是普。即所有的阶层和人群,在需要金融的任何时间和地点,都能够公平地得到优质的金融服务。

二是惠。也就是说不能是“高利贷”,这种金融应该是能够被广泛使用、大家都能承担的。如通过云计算等技术,中国互联网支付对商户的收单费率是千分之几,远低于西方以VISA、MasterCard为代表的约3%左右的水平。

三是全面。普惠金融不仅是支付,还包括存款、融资、理财、保险、信用等,而不只是在某一个方面或部分人群里做得好,要有适当的广度与深度。

四是可持续。从商业的角度来看,普惠金融应该是可持续的;从消费者保护的角度看,也要可持续,不是说金融越多越好,不能有“过分的金融”。

金融有个词叫做“投资的适当性”,要给消费者提供刚刚好的产品,既要很广又要刚刚好,不能利用消费者,要保护消费者。

 


▲陈龙


瞭望:您一直很强调数字普惠金融,本次提交给G20杭州峰会讨论的文件,也是《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》,数字普惠金融为何如此重要?

陈龙:我认为,数字普惠金融实际上是普惠金融的正道,如果没有技术的支持,普惠金融是比较难推广和持续的。

金融最核心的挑战主要是两方面:一个是触达用户的高成本,一个是理解用户,也就是基于信息甄别风险的能力。

传统的普惠金融,如果不使用技术去降低触达用户的成本、提高搜集信息判断用户风险的能力,一定面临成本高、风险高、收益小的问题,要做好非常困难,经营模式也很难持续。

而随着移动互联、生物识别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,技术在普惠金融的发展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触达用户和理解用户的能力正在被数字技术深刻改变,效率和成本都与以往显著不同。

从实际案例看来,肯尼亚用4年时间发展了超过千万的支付用户,国内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已经服务数亿用户,杭州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之城,覆盖出租车、超市便利店、餐饮门店、美容美发、KTV、休闲娱乐等多行业,这在此前是没法做到的。

肯尼亚案例:肯尼亚M-Pesa是肯尼亚运营商Safaricom在2007年3月推出的手机转账业务,这项服务不需要用户拥有银行账户,这正符合肯尼亚仅有约20%的成人有银行账户的现实。用户转账给肯尼亚境内的任何其他手机用户后,汇款接收方可以在任何M-Pesa代理网点将其兑换成现金。如此简便的支付结算方式,让短短4年时间就有超过1500万肯尼亚人成为M-Pesa的用户,交易额已经达到数十亿肯尼亚先令。

摘自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《数字普惠金融的实践和探索》

 

瞭望: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基本条件有哪些?

陈龙:数字普惠金融发展,有三个支柱。

一是金融合规。数字普惠金融仍然是金融,金融合规所需要的身份认证、反洗钱、信息披露,以及风险控制流程等,都不能少。

二是技术驱动。“跑路”的P2P企业,有些是不能满足金融合规要求的,甚至不是在做金融,是欺诈;还有一些想把金融做好,但没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支持。移动互联让金融能够随时、随地、有效地触达普罗众生,云计算技术大大降低了技术以及金融创新的成本,让金融更“惠”,大数据、生物识别、机器学习等等技术也让我们收集信息、处理信息、甄别风险的能力大大提高了。

第三,场景依托。有了好的技术,但是如果不能和生活场景结合得很好,就不可能有效地触达用户、甄别风险。金融的目的,就是为生活和商业场景服务的,这样才不是金融空转,才可以很好的识别风险。

 

瞭望:根据您的经验和了解,数字普惠金融在推广中面临哪些挑战?

陈龙:我觉得有两点比较重要:

第一,要认识数字普惠金融的重要性和它的逻辑。正如前面所说,数字普惠金融不仅对老百姓有用,对整个国家也很重要。这次《G20数字普惠金融的高级原则》,也呼吁大家可以把数字普惠金融当做战略推动。

第二,要营造环境,鼓励用市场化的方式去推动它的发展,鼓励公平竞争,以促进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。

当然,我们一方面要大力推动发展数字普惠金融,另一方面要在给社会带来便利和保证金融安全性之间寻找平衡。

 

瞭望:这一过程中,政府的角色和作用是怎样的?

陈龙:综合看的话,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六点:

第一,数字普惠金融能够推动包容性增长,顶层设计上应考虑将其作为国家战略来推动,这不但符合国务院关于普惠金融规划的国家战略高度,而且也是G20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所倡导的。

第二,要适当的监管,鼓励有序竞争、多元化、差异化,推动行业竞争力的提升,市场竞争是推动普惠金融最重要的抓手之一。

第三,要科学监管,鼓励有益创新,为创新留下空间。以英国的Fintech监管创新为例,英国监管当局今年年初将区块链的发展作为国家重要战略推动,4月份批准了电子银行通过生物识别远程开户,5月份推出了“监管沙箱”项目,在保护消费者的前提下,为金融科技、新金融等新兴业态提供“监管实验区”,适当放松参与实验的创新产品和服务的监管约束,推动金融创新实验,之后在全国推广。

第四,大力推动数字普惠金融的同时,应该坚决推动消费者保护和消费者教育,包括金融合规、信息披露、风险化解等多方面。

第五,完善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和孵化机制。包括,发展物理通路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;推动数据共享,尤其是政府公共数据的共享;在合规的前提下为金融初创机构提供便利,简化流程;地方提供税收等政策支持,扶持优秀金融企业发展。

第六,建立有效的普惠金融评价与衡量机制,数字普惠金融对经济、消费、民生有何实际影响,都需要跟踪评估。